您当前的位置 : 旅游频道 >> 新闻报道 >> 国内

中国摇滚重镇前世今生的见证者——石家庄地下丝绒

2020-07-06 09:54:07 作者: 来源:
分享:

  “还当我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在距离政治文化首都北京遥远的南国中型城市深圳,我发现了一本32开本的小册子……对于刚开始听摇滚乐没几年的我来说(我从1994年开始听),这是当时每天中午休息时间最好的伴读物。— 这本小册子就是《通俗歌曲》。”

  2006年,著名乐评人赤潮在一篇纪念《通俗歌曲》创刊20周年的文章中写道,这本小册子在中国摇滚乐坛的地位,相当于摇滚乐的九年义务教育,为摇滚乐的启蒙和普及立下了汗马功劳。

  石家庄被冠“中国摇滚重镇”的名号,这不仅是因为“石家庄”这三个字,还有各种原因,无疑在这个城市编辑出版的《通俗歌曲》杂志被称为“中国摇滚第一刊”,为摇滚重镇的名号增色不少。

  曾经被称为RockHomeTown的石家庄,一部分有巧合的成分,一部分也确实因为走出了很多优秀的摇滚乐队和音乐人。“昏热症”、“旺财”、Rustic等都走出石家庄,在更多地方获得了不俗成绩。城市的发展带动了人的流动,一方面,更多的人涌向了生活环境更好,发展机会更多的一线城市;但同时,城市对音乐发展的局限越来越小,石家庄在“失去”优秀音乐人的同时也在迎来更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乐队的频繁造访,市内几个著名的演出场地如“地下丝绒”等的演出排期越来越满,阵容也越来越强大。更让人兴奋的是,正如上面“摇滚你的生活”所说,越来越多的“摇滚理想”在朝九晚五中被保留下来,当“摇滚”和“生活”没必要必须是单选题,这个城市的土壤中其实早已经多了很多坚持的种子。

  时至2020年夏至,在地下丝绒石家庄蜂巢购物中心店,倾听着强叔这个老音乐人讲述地下丝绒的前世今生......

  1、地下丝绒前身-家庄首届音乐人大聚会

  2004年,在拍摄完个人单曲MV《摇滚兄弟》7个月后,强叔发起了“石家庄首届音乐人大聚会”。当时在石家庄一个叫牧马人的酒吧,一下子来了60多人,全都是当石家庄喜欢摇滚的朋友和琴行老板们。从此,这个每年一聚的传统就坚持了好多年,让好多玩乐队的庄里人相互结识。也让开一个摇滚酒吧的念头在强叔心中萌芽。

  石家庄第一个音乐资源网站

  正缘于庄里音乐人聚会,2005年10月10日,强叔创建了石家庄第一个音乐资源网站“石家庄音乐联盟”www.jjjjjj.net,后来改名为“石家庄音乐网”。那时候还没有豆瓣,这个城市所有喜爱音乐的人都在这个网站上交换二手乐器和组队信息。让强叔在这个圈子里积累了大量人脉和经验资源。

  再后来,豆瓣和微博的兴起,论坛日渐式微,那个著名的6个j网站挺了8年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2、2006—2011青木影视时期

  2006年,青木影视公司搬到了石家庄槐安路的一个大院子里,当时在这个大院里除了各类文艺大仙儿之外,还空闲着一个四面漏风的大车棚。青木的老板强哥(另一个)告诉强叔,你可以在庄里搞一个音乐酒吧。

  2006年11月18日,就在这个连天花板都不全的车棚里,石家庄第一家Live House地下丝绒(TVU)就此诞生!

  地下丝绒(TVU)的名号源于美国早期摇滚乐队“地下丝绒”的名字,这支乐队带给我们前无古人的先锋艺术气质和影响,正如我们对艺术近乎偏执的追求。

  丝绒历史上第一次正式的来石乐队售票演出是2007年的4月30日,玛雅乐队在地下丝绒的专场演出。在玛雅乐队演出完后不到一个月,5月20日,二手玫瑰乐队到访。

  在青木影视将近4年的时期,陆续接待了150支以上的乐队和个人演出,其中不乏二手玫瑰、痛仰、扭机、反光镜、后海大鲨鱼、逃跑计划、南无、李志、RUSTIC等等国内一线的摇滚与民谣团体和艺人。因为时间长久,很多资料已无法凑全,甚至当时很多乐队到现在早已销声匿迹,但是地下丝绒为很多乐队提供了他们第一次正式舞台演出的机会。

  虽然只是小小的事业,一开始强叔就给定下自己的规矩:一不卖假酒,二不招惹黄赌毒,三则昭示众人“混乱和性≠摇滚乐”。门口亦有牌子:“酒托勿扰,有特殊需求者请往西方极乐世界”。如果当晚演出门票不超过10张,就全部给来演出的艺人。

  那几年,地下丝绒渐渐的变成这个城市文艺爱好者一片小小的净土,一个精神的乌托邦。

  2007年8月,强叔成立了“石人制噪”音乐公益组织,出发点是拓展本土原创音乐,定期汇演和交流。

  当时媒体也纷至沓来,报纸、杂志、电台和电视台等,都对地下丝绒有各种详尽的报道。《燕赵都市报》《河北青年报》《声屏之友》《精品导报》《优悦》《通俗歌曲》《达观》《榜样》都有整版的报道。当时河北电视台当红节目《乾隆外赚》甚至把新年特别节目都选在了这个大车棚拍摄。

  地下丝绒不仅是石家庄摇滚大本营,并且成为各种形式的文艺演出的舞台。话剧、行为艺术、COSPLAY……一路绿灯,当时每周日晚8点,大石门相声社都会准时开场。  每年的万圣节,地下丝绒都有轰动一时的石家庄摩托大聚会。地下丝绒还是求婚的福地,到目前为止,成功率依旧是100%。

  在2008年,由于北京奥运会的原因,地下丝绒不得已改名为“牛仔80俱乐部”。在2011年,青木影视因拆迁被夷为平地,“牛仔80俱乐部”重新改名回地下丝绒并且开启了他的下一站旅程——大石门店。

  2010年初秋,红得发紫的痛仰乐队在此演出,主唱高虎一登台就满脸怀旧地对台下的摇民们讲,自己仿佛穿越回了十年前那个摇滚乐集体“树村”的时代,这里太有地下的感觉了!

  在青木影视时期,虽然条件简陋,创业艰辛,强叔还是兢兢业业,开始从一个音乐人向准生意人转变。风风雨雨,冷暖自知。 有人留言道:“喧嚣的世界容不下纯粹的艺术,或许这里才是灵魂的栖息地”。 直到今天,依旧还有人怀念过去的老车棚。

  3、2011—2013大石门时期

  2011年6月18日,地下丝绒迁至位于石家庄翟营大街东岗路交叉口的大石门商业中,并且名字也由“牛仔80俱乐部”改回“地下丝绒”。在大石门时期,地下丝绒接待过的知名音乐人有:花粥、宋东野、反光镜、低苦艾、扭曲机器、大乔小乔等。

  2013年5月,因当地商业环境日趋复杂和混乱,地下丝绒房租还没有到期,就“逃”出了大石门,再次搬迁。

  4、2013—2014青园街时期&MINI田园店

  2013年5月,地下丝绒从大石门搬出,并且一分为二,一个店是青园店,一个店是MINI田园店。

  决定从大石门搬出后,强叔在青园街南头找到了一间200平米左右的地下室。这次,地下丝绒真正地进入了地下。地下丝绒旁边,一墙之隔就是石家庄最普通的居民楼,与摇滚气质格格不入。但强叔丝毫不以为意。他精心设计酒吧VI,旗子、招贴、海报贴在电线杆子上、居民楼上、甚至铁栅栏上。他用一切细节向外界证明,尽管这里被淹没在毫无个性的居民楼和世俗生活气息里,但是只要你进入地下丝绒,仍然可以感受到时代前沿的艺术和思想。

  强叔再一次将一句表面玩笑内里认真的口号涂鸦在地下室墙壁上:“我们都爱摇滚乐,因为我们在ROCK HOME TOWN!”

  mini田园店的名字来源于强叔一直收藏的一辆mini-cooper老爷车,整个店的风格有着浓郁的文艺清新范儿,和青园店的摇滚风格完全不同,这里只适合民谣类的小型演出。2013年,赵雷曾在此进行过他的个人专场演出。

  同年,青园街店由于楼上的居民的扰民投诉,不得不再次搬离这个不合时宜的老生活区。

  5、2014—2016空中花园时期

  2014年6月6日,地下丝绒空中花园店正式开业。相对论/后晚乐队等前来助阵开业演出。

  2014年6月30日,「怀念家驹,致敬Beyond 」专场地下丝绒酒吧演出,从下午到晚上,现场观众多达1300人,刷新了丝绒有史以来的纪录。

  2014年8月29日,丝绒另一个新文化品牌“丝绒秀场(TVU show)”面世。

  2014年11月01日,赵雷「吉姆餐厅」巡演石家庄站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4年11月21日,反光镜乐队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4年12月,红牛新能量音乐计划——顶楼马戏团、痛仰、海龟先生、莫西子诗等乐队相继到访并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5年3月28日,花粥专场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5年8月15日,陈粒「如也」巡演石家庄站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5年10月16日,邵夷贝「新青年」巡演石家庄站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5年11月13-15日,属于我们河北自己的「河北原创音乐节」在丝绒开幕。

  2015年12月23日,声音玩具乐队巡演石家庄站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6年4月27日,沼泽乐队「今晚琴晚」巡演石家庄站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6年5月15日,陈鸿宇「折腾」巡演石家庄站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6年5月28日,女侠jam巡演石家庄站在地下丝绒酒吧演出。

  2016年6月5日,AK—47乐队专场是地下丝绒空中花园店的最后一场演出。

  以及其他的很多优秀艺人也在此进行过他们的音乐会:丝绒公路、万重、九宝、丢火车、简迷离、纣王、大飞、杨猛、A公馆、川子、新街口、幸福大街、末小皮、瘢痕体质...

  地下丝绒在空中花园店举办过将近20届「石人制噪」爱心公益演唱会。

  空中花园店是地下丝绒历史上占地面积最大的一个店,可容纳上千人同时观看演出,并且二楼还有包房KTV等设施。

  2015年,地下丝绒迷你店迁至汇文书城的一层(即汇文店),并继续主打民谣类演出。

  6、2016—2020华强广场&汇文时期

  2016年,地下丝绒空中花园店由于租金原因,再次搬迁至石家庄华强广场的4楼。华强店正式开业!华强店的开业也伴随着地下丝绒营业模式的转型尝试和探索,新的营业模式是白天以音乐餐吧形式进行经营,晚上是livehouse模式经营。

  在经营了两年之后,由于餐饮+娱乐的模式并没有取得很好的盈利模式,2018年华强店撤销,合并到汇文店。

  2019年12月,汇文店四年房租到期,与房东商议无果,只能再度迁移。

  7、2020—今 蜂巢时期

  2020年6月3日,地下丝绒蜂巢店正式试营业,每晚都有丰富的文艺活动。

  虽然,伴随着每一次迁徙的阵痛,石家庄地下丝绒的数次更迭背后,是强叔与他的小团队对音乐的执着和永不妥协的韧性与坚持。14年过去了,地下丝绒TVU仍然是这个城市每一个文艺青年们心中的乌托邦。

  “在青春的路上大声歌唱”。——石家庄地下丝绒  since2006

  关于石人制噪

  初衷:将庄里的本地音乐发扬光大。

  2006年开办地下丝绒以后,来演出的99%都是外地和外国的艺人,本地乐队除了为外地乐队免费做暖场嘉宾外,几乎没有舞台表演的机会。在这种现状下,强叔开创了一个新的演艺品牌“石人制噪”,就是定期组织一些本土艺人的演出,锻炼我们自己。这是“石人制噪”建立的初衷。

  2007年8月18日,“石人制噪”的第一场处女秀在地下丝绒上演了。15支风格混杂、良莠不齐的乐队整整展示了6个多小时的摇滚秀。至今还记得人群拥挤、汗流浃背的盛况。自此,每月一次的“石人制噪”汇演,成就了所有这个城市里玩原创音乐的乐队和民间艺人,很多本土艺人都是在这个舞台上奏响了自己第一个响亮的音符。

  [石人制噪]也衍生了一些周边的产品:[石人制噪]系列原创CD合辑1、2、3、4,集合了河北境内大多数乐队和艺人弥足珍贵的原创音乐。这是燕赵大地上一个时期最好的音乐记录。

  公益之旅:

  2011年5月28日,强叔做了一个胆大的决定,今后的“石人制噪”将走完全公益的路线,说服了几个兄弟乐队,地下丝绒义务提供场地和灯光音响,把所有演出的门票钱全部用来支援河北境内的贫困小学。

  其目的有二:

  一是能继续“石人制噪”的初衷锻炼本土艺人多些演出机会;

  二又能尽量改变人们对摇滚乐颓废极端的看法,努力拓展摇滚乐的接受人群。

  第一次“石人制噪”的公益演出共募得善款9000多元,全部买成普及型乐器和教材,送到了赞皇山区的一个小学。吉它、二胡、口琴、笛子、教材,这些乐器并不贵,但却可能由此让有天分的孩子就此走上音乐道路。

  做公益的初期,也曾遭受冷眼与嘲笑,有些场次观众和票房也很少。不过,一路风风雨雨,我们也收获了许多来自社会各界的认可。直到今天,石人制噪已捐助了50多所贫困小学,共计约30万多元的文体用品。这也是地下丝绒着力正能量的形象建设,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理解摇滚乐。

  几年来,石人制噪不仅在地下丝绒,也在户外举行了几场较大的露天演出。比如万达广场、勒泰五楼广场、体育馆门前等,影响着这个城市千千万万对摇滚乐抱有偏见的人群。

  2016年,石人制噪恢复成建立之初的目的:为本土音乐人提供舞台表演机会。但这不代表着地下丝绒的公益之路的终结,强叔将地下丝绒公益活动放到了“丝绒公益”组织当中,“丝绒公益”组织隶属于地下丝绒,筹集的善款依旧用于小学音乐普及事业。“丝绒公益”是个音乐公益组织,只用来购买文体用品和乐器,同时接受社会各界的赠予与监督。这是丝绒的公益之路从摇滚乐出发走向大众的重要决定。

  最后,期待这个城市不断播撒的音乐种子,能够生根发芽

关键词:责任编辑:李文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