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旅行: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走一趟

http://www.hebei.com.cn 2011-10-09 16:36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对于不走寻常路的旅人来说,到亚美尼亚旅行,肯定会遭遇不少意外的风景。

  我们挤在一辆小破车上,由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出发往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7小时抵达吧,司机耸耸肩的说,没有把握却悠然自得的语气透露了这个国家还没有做好接待游客的准备,一切只能听天由命,对于不走寻常路的旅人来说,到亚美尼亚旅行,肯定会遭遇不少意外的风景。

亚美尼亚,这个国度你熟悉吗?
  陌生的亚美尼亚人

  由格鲁吉亚进入亚美尼亚,一路有山,山上都是光秃秃的树,有种陌生的荒凉,在这个躲在重重山峦中的高加索小国,已经4月份了,冬日盘桓不去,满山白雪让整个国家感觉难以亲近。

  亚美尼亚人开车有点可怕,似乎在拼命追回失去的时间。他们都不爱说话,有种冷漠淡然的表情。还有什么更糟的呢?或许近代史上的纷纷攘攘让他们都背负了摆脱不了的历史重担,一想起就无法展露欢颜。我们中途停在一个暗淡的矿业小镇,目光所及都是设施陈旧却老当益壮的重工业工厂,身上长满了顽固的铁锈,正如无法除掉的老人斑。亚美尼亚拥有丰富的矿物资源,苏联时代就建造了不少巨型的工厂。

  我和乘客们一起下车,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冷冽的风刺骨,我低头走入街边小餐馆。我随着当地人点了烤肉卷,亚美尼亚的美食还保留了不少游牧山民们的习性,十分充饥。坐下来才发现墙上的时钟已经不走了。

  同车的老人只点了一盘色拉和一瓶的伏特加,没有征询我的意见,就为我斟满了浓烈而香醇的酒,我也毫不客气地接受了。干杯,老人笑了笑,马上再灌满我的杯子,中午就抵达微醺之境。亚美尼亚人嗜酒,出产的干邑很有名,据说连丘吉尔也喝了上瘾,斯大林就曾经往伦敦送他一箱箱的亚美尼亚干邑,在埃里温还能参观干邑酒厂。我们用英语和亚美尼亚语闲聊,听不懂也觉得相谈甚欢。

  这就是亚美尼亚,当地人经过了悲惨的年月、高压的统治、接二连三的挫折,却依旧保留了好客的习性,只是他们的性格比较内敛,或许是基督教的影响,然而如果你有机会受邀到亚美尼亚人家里做客,他们会端出家里所有的美食来款待你。

  我对这个小国一无所知,但凭直觉,我会喜欢它。亚美尼亚有不少漂亮而沧桑的教堂;有生机勃勃到处都是露天咖啡馆的首都;有皑皑雪山伴着sevan湖的阿尔卑斯山景色,最令人难忘的无疑是这里的人。

  有文化积淀的国家,必定是好客的,皆因人们见多识广,历史上早人来人往,虽然近代史上的烂账早已经消耗了他们的自信心,但亚美尼亚人对自身的文化依旧抱有一种强烈的自豪感。

  “你喜欢亚美尼亚吗?”十天的旅行中,遇见的年轻人总小心翼翼地问我,就算他们已经听过无数遍游客肯定的答案。他们依旧锲而不舍追问:你一个月赚多少钱?你国家的签证好办吗?我在那里能找到工作吗?亚美尼亚年轻人都急于离开自己成长的地方,首都埃里温有不少签证中介公司,帮助无助的亚美尼亚人办理海外签证。

  亚美尼亚人自古就喜欢旅行、不介意流浪,他们正如欧洲的温州人,到处做生意,几百年前足迹就散布地中海、印度、非洲和南洋,东南亚几家最豪华的酒店都是由亚美尼亚人创办的,包括新加坡莱佛士酒店、斯里兰卡加勒东方大饭店(现已改造成奢华的安缦度假村)等等。这样颠沛流离常年在外的民族,自然能理解人在异乡的无助感,也会善待客人,让他们放心。

  位于欧亚的脐带上,亚美尼亚多次遭受列强的侵犯,奥图曼、波斯和俄罗斯都曾经把这里当成战场。一次又一次的战役,依旧无法同化这个国家,左右逢源成了她生存的方式。试想想,当今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国家能和伊朗、美国和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虽然它今天的版图已经无法和2000年前的比较,它的疆土曾经包括现在的叙利亚、黎巴嫩和阿塞拜疆。

  “或许我们太小了,亚美尼亚人经常边缘化,我们让无数的大国更强势的民族等包围,随时都会被吞并掉,因此更要坚持自己的文化。”年轻的导游老气横秋地说。

 [1] [2] 下一页

关键词:个性旅行,亚美尼亚,埃里温,出境游

稿源:《商务旅行》
责任编辑:张铮